沙特刚走 以色列来了!别忘了还有一位中国老伙计

文章正文
2017-03-25 03:12

  沙特国王豪华之旅刚刚在中国结束,它的老对头以色列人后脚就跟上,内塔尼亚胡总理跟中国也谈下不少项目。前者石油能源,后者科技产品,中国忙得很。

  虽然阿拉伯人跟犹太人的恩怨千年无解,中国也不会有多少功夫去调解这种矛盾,但有它们有一个共同点:都是美国的盟友! 

  让它们保持冷静,化解冲突,显然是华盛顿的责任。西方媒体挺担心中国在这一地区影响力的提高,各种猜测此起彼伏。

  沙特,以色列来华的时间点过于靠近,很难不令人有联想,不过,时间应当早就协调好,中国仍然在中东继续着均衡外交政策。

  其实,美国也好,欧洲也好,中国也好,都不会忘了另一个海湾大国——伊朗。与美国这两位盟友相比,伊朗更靠近中国一些,它跟俄罗斯又是准盟国关系,也是叙利亚背后的支持者之一。 

  “伊核问题”平息后,欧美逐步解除对伊朗的制裁,这又引起了沙特阿拉伯的极度不满,中国在中东的外交挑战主要还是如何在沙特和伊朗之间找到平衡? 

  对中国能源战略来说,最理想莫过于有更多的供应来源,能够货比三家那是极好的。

  如何在沙特,伊朗之间,中国既能做各取所长,又不卷入纠纷,这是个技术活。

  日本吃过这亏,它一直跟着美国节奏在走,在“伊核问题”引发的制裁中,日本在背后插了伊朗一刀,等伊朗制裁解除后,日本眼睁睁的看着原有油田股份被中国拿走。

  有了这次教训,日本在国际问题中,特别是涉及对能源国家制裁时,非常谨慎,去年美国提议对南苏丹制裁,日本用了弃权票,宁可忤逆老大,也要保持中立。但在伊朗和沙特之间,日本显然智商不够用(有美国因素)。

  沙特VS伊朗,一本老帐

  两国在1930年就开始互派大使,因为都是伊斯兰兄弟,关系还算良好。然而引发两国反目也是因为宗教。

  1943年12月11日,一名前往沙特朝觐的伊朗年青人(什叶派)被沙特宣布处死,理由是他向克尔白(天房)泼粪。

  伊朗大怒,说沙特有意找茬,这位年青人是因为酷热难当,引发呕吐,而且是吐在了自己衣服里,没有玷污圣地。放人!波斯人不是好惹的。

  沙特毫不手软的处死了年青人,1944年3月,伊朗说到做到,两国断交,并禁止伊朗人去沙特朝觐。

  五十年代时,美国扶上巴列维国王,再给伊朗大量援助,既排斥了英国,又得到一个盟友,这样,沙特和伊朗就成了美国在中东的两块基石,自然,两国关系迅速缓解。

  石油财富剧增后,两国出现了地区霸权矛盾,都想当盟主,伊朗人口优势就显现了出来,兵源充足,而沙特有钱没人。

  结果,复兴党上台后的伊拉克加入了盟主争霸战,沙特退居二线,坐看两伊相争。

  这时,沙特和伊朗还是利益大于矛盾,关系也不算太坏,有共同的敌人-以色列,有共同的盟友--美国,有共同的财源--油价。 

  一些矛盾被淡化,美国为了防止苏联深入中东,对沙特,伊朗,伊拉三国也是极尽平衡之努力。

  1979天翻地覆
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—— 推荐 ——